中国影视文创行业第一投融资创业服务平台

『每一篇原创与中国影视产业同步』

杜琪峯新片《三人行》于2016年6月24日上映,有部分观众对此片并不买帐,认为此片是一部「尴尬、潦草的习作」或「演员出戏,配歌诡异,的无诚意之作」。

然而,可以确定的是,这部影片虽不能算杜琪峯导演的最佳水平,但完爆同期绝大多数国产片。片中那个已经出了名的长镜头是一场华丽的冒险,非大手笔绝不敢用,常速看着过瘾但不能体现美学,慢速展示细节又怕不够精彩,导演找到了一个折衷的办法,为观众呈现了一个惊心动魄却又不失浪漫优美的警匪片。这部影片依旧十分「杜琪峯」。

警匪、黑帮这种题材对于杜琪峯来说其实是轻车熟路,在电影类型片这个江湖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他,早已形成了自己的影像风格。孟子在文学理论方面曾云:「知人论世,以意逆志」,用现代的话说,一个「作者」对于其作品的意义有着决定性的作用。那么,我们先来看看杜琪峯其人。

杜琪峯17岁进入香港无线电视台,早期跑过一些龙套,台前演艺事业并不成功的他,只好转为幕后工作者,从编剧到导演助理再晋升导演。他最早拍摄的处女作是1980年那部《碧水寒山夺命金》,是一部武侠悬疑片,此片电视台味道很浓,没有激起太多反响。

之后,杜琪峯一直觉得自己的经验和能力还不足,因此拍摄了许多电视剧,在多部电视剧的磨练中,他寻找到了一种商业与艺术的平衡。1986年开始,杜琪峯又重新转战影坛,然而他没有急于去实现自己的风格,而是拍摄了许多喜剧片,他曾一度与周星驰合作,两人的和谐与矛盾还一度成为香港电影史上的着名谈资。这些喜剧电影在观众口碑与经济收入方面都为他将来拍片打下了基础。

1995年,杜琪峯推出了电影《无味神探》,也就是从这部片子开始,他决定建立自己的电影公司,他说这部影片使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的导演」。

1996年,杜琪峯执导电影《十万火急》上映,该片是香港电影中难得的弘扬集体主义的电影,由游乃海编剧(他也是此次电影《三人行》的编剧)、韦家辉监制、游达志执行导演,一直被视为银河映像团队的开山之作,而「杜韦二游」也成为了之后银河映像的骨干。自此,杜琪峯的作品才成为了真正形成了自己独特鲜明的个人风格,他的电影情节紧张富有内力而不求视觉刺激、场面调度手法丰富而寓意深刻、总体能使整部影片透着浓厚的黑色气息,更体现了他对人性、对英雄、对正义与邪恶的深刻思考。

风格的形成是一个作家成熟的标志,正是这些个人印记愈发明显的影片,使得杜琪峯能在香港电影史上书写下浓重一笔。

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三人行》运用了杜琪峯常用的「时间限制手法」。故事开始没多久,钟汉良饰演的悍匪被推进病房之后,赵薇饰演的医生就告诉他:在六小时内必须手术。同样的有限时间出现在电影《暗战》之中,片中刘德华饰演的大盗问医生自己还有多久的生命,医生回答:「四个礼拜,但如果你内出血,随时都会死」。接下来的剧情中,刘德华多次吐血,让观众体会了一把「随时死亡」的惊险。

在电影《枪火》中,杜琪峯将这种时间观念反其道而行之,他不仅没有提出有限的时间,反而将五个枪手聚集之后,没人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任务。这种对时间的有限和无常所产生的观念是香港精神与香港的焦虑在杜琪峯电影中的一种影射,97对于香港人是一道时间的门槛,门槛之内是过去,踏过门槛是未来。杜琪峯的一系列警匪片与黑帮片正好横亘在97回归前后,对有限过去的留恋与对无限未来的恐惧交织,形成了他电影中独特的时间观念,他也正是在这种时间的有限与无限中升华了香港对自我身份的认同与追寻。

除了时间观念上的延续,在空间方面,《三人行》依旧体现了杜琪峯一贯的採用密闭空间表达视觉张力的特色。在《三人行》中,除了最后警察悍匪高空救援那一段惊险的外景戏,其余几乎都是在密闭空间内完成(高空看似开阔、实则无路可逃)。在有限的时间之外,有限的空间更能够给人以直观的压抑、紧张之感。

这种封闭空间将所有演员都囊括其中,有利于安排集中的冲突情节。在《三人行》中,钟汉良饰演的悍匪所处的封闭空间比过往的影片更加逼仄,因为他三分之二的时间都躺在一张床上,无法自由移动,人们以为他的命运会任由人拨弄,然而事实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尽在此人的掌控之中。古天乐饰演的警察方面也用上了这样的手法,警察们在阴暗狭窄的空间里密谋陷害悍匪、从门框玻璃中偷窥病床,都表现了他们因过度紧张和压抑之后的狗急跳墙。

同样的密闭空间运用几乎贯穿杜琪峯的导演生涯,无论《黑社会:龙城岁月》中阿乐和大D串谋杀害恐龙那场,静静地将卷帘门拉下,留下密闭空间的二对一的疯狂杀戮;还有《枪火》中超市那场戏,灵活运用电梯将小空间用出大层次,这些都是杜琪峯个人风格走向炉火纯青的一种证明。

另外,杜导在对于电影的人物构图及位置关系往往十分考究。在他的电影中往往不採取快速的剪辑与激烈的运动来表现剧情的惊心动魄,反而喜欢使用长镜头,通过视角的转换和全景的拍摄来表现人物的关系。

在《三人行》中,所有的演员都在医院病房中,三个人的三角关系,也被一个全景交待出来,三个人不同的站位展现了三人互相牵扯的命运。另外楼道内的警察也一半站在灯光下,一半站在阴影中,明与暗的强烈对比也体现了人物站在正邪交接点内心深处的分裂。

这种构图方式还体现在杜琪峯过去的电影中,如《枪火》中的多处枪战,最后两伙人分别在草丛和废弃的大楼里对射,距离虽远但并没有消解对峙的激烈感。还有《黑社会》中阿乐要帮他夺回龙头棍的兄弟叫他干爹,只有古天乐站在光源之外的黑暗中,也是古天乐在接下来的第二部影片中杀掉了阿乐。

在杜琪峯的影片中,更成功的要数他在长镜头中的场面调度。根据《三人行》制作记录片所透露,高潮处那场戏是用演员的「舞蹈」完成的,也是杜导在现场的即兴创作。演员的肢体动作、摄影机的机位都经过精心设计,一两百人的齐力配合,使得个镜头变成了一场暴力的狂欢。用常速拍摄,用常速播放,没有升格降格,只有对演员的训练和场面调度的安排,难怪视觉上令观众会感到人与人之间动作不在一个步调上。

另外,这场戏的节奏时快时慢,带动着观众的情绪,情绪则表达了故事,浪漫化了的动态静态的相互转换使戏剧张力毫不逊于蒙太奇剪接的枪战。还有,《三人行》中主观镜头的运用也颇为精彩,钟汉良饰演的悍匪从厕所门板下滑出的那一瞬正是影片从平静到高潮爆发的一瞬,杜导使用的则是古天乐的主观视角,让观众体验了一把警察看着自己被匪徒射击的刺激感。

杜琪峯曾在採访中谈到过他对电影人专业性的要求:「电影的商业性固然重要,但始终还是一门艺术,做艺术一定要有热情,一定要投入」。这是他对于电影艺术的一种执着。我们可以看到,杜导是香港类型片导演,但他在获得类型标签的同时也是反类型的斗士,他的警匪片、黑帮片,走出了传统类型电影的窠臼,体现了他的哲学思考。

杜琪峯的影片消解了传统黑帮片对正义与邪恶的界限,《三人行》的片名即来自孔子所诉的经典《论语·述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而医生、警察、悍匪之间,究竟谁为谁之师,谁害了谁,谁又救了谁,没人说得清楚;枪战片段中,王菀之演唱的「之乎者也」音乐声起,和片名「三人行」相互唿应,而暴力究竟是一种邪恶还是一种正义,也就留给观众自己寻找答案。

在杜琪峯往年的影片中,这种对人性的拷问从未缺席,《黑社会:龙城岁月》中,几位哥们拜了把子成为异姓兄弟,然而,却为了一根棍子、一个「话事人」的地位互相厮杀,最后你死我活,而他们当初结拜时不伤害兄弟的誓言,也就淹没在互相杀害的打杀声中,那种所谓的英雄侠义与帮派道义,显得荒诞而讽刺。

或许在《三人行》中,最智慧的是那个病床上的疯老头,是他找来钥匙将原本胶着的矛盾引爆,没有对善与恶的「我执」,他看似疯狂实则清醒,正印证了在这个浊世中的一种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

可以说电影《三人行》中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句对白都经过精心的思索和设计,仅凭着这份匠心,《三人行》就胜过许多粗制滥造的国产电影。在杜琪峯的电影中,守住维持群体秩序的正义要付出血的代价,英雄的结局往往是陌路的,因为他不适于这个经济高速发达、利益无限膨胀的时代,他也必将走向式微,必将被时代所淹没。

作者/顾影自言

贫时事,评影剧,品人生

独家原创稿件,禁止擅自转载

一个专注于挖掘影视独角兽的孵化平台

项目路演/创业报导

国华影视基地孵化

影视+资本+网际网路+大数据报告